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 >> 先進典型
“犟書記”余華
發布日期:2019-10-10 信息來源:中國臺州網-臺州日報 信息作者:徐 平

余華(前)和村黨員干部一起參與義務勞動。通訊員 范驕龍 攝

每當夜幕降臨,天臺縣始豐街道官塘余村的黨建廣場上,人們或乘涼聊天,或載歌載舞,那一派歡樂祥和的氛圍,將鄰村的村民也吸引了過來。

“以前村里哪有那么熱鬧,一到晚上連狗也不叫!”村民余正同說,“剛開始我不相信他有這本事,現在我不得不相信!”言語中,這位八旬老人對“他”充滿了欽佩和信任。

他是誰?他就是官塘余村支書余華。2011年,余華首次當選村支書,當時村子“百病纏身”,村集體負債近20萬元,是全縣排得上號的復雜村、落后村。一身犟脾氣的余華不相信落后是永遠的,在7年多時間里,他發動村黨員干部,敢較真,敢碰硬,敢擔當,使一個爛攤子進入全縣黨建先進村行列,目前村集體經濟結余約200萬元。余華也被評為省“千名好支書”。

團結才能凝聚一切力量

“就算是一盤散沙,我不相信它無法凝聚”

大約有十幾年的時間,官塘余村選出的“兩委”主職干部都很有個性,彼此互不相讓,開會就吵架,甚至拿起凳子砸。群眾也跟著鬧起了派性,不同派的村民路上遇到了也不說話。蝦、天鵝和梭子蟹朝三個方向拉車,發展成了原地踏步。

2011年年初,恰逢換屆選舉,在外經商的余華回家參選,他說:“生意耽誤幾年不要緊,村里不發展就會錯過一代人。就算是一盤散沙,我也不相信它無法凝聚!”巧的是,當選村委會主任的余華強與他年齡相仿,也有著同樣的心思。

余華和余華強背后是兩個不同的支持派別。當選后,余華主動找到余華強,兩人掏心掏肺,相約“同唱一個調”。見兩人走近,雙方的支持者半路上截住他們,罵他們是“叛徒”,兩人扛住壓力鐵心做“好搭檔”。

新班子趁熱打鐵,按照輕重緩急,排出了三年發展規劃。會上,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想瞧瞧村支書、村主任是真團結還是假團結。這時余華說了:“今天的大事,我一個人說了不算,村主任說了也不算,以后村里的大事全部通過民主決策,大家一起決定,決定了就全力去落實。”那一次會議,會風很和諧,有討論,沒爭吵,少有的團結氛圍讓人看到了希望。

經過幾十次會議、活動的磨合,年輕一輩的關系慢慢融洽了,這時,余華又設法調和老年人之間的關系。村里有許多留守老人,平時缺少照顧。他募集資金建起村老年生活照料中心,讓老人在一起吃飯、看電視、下棋。

將相和,干群和,鄰里和。昔日吵吵鬧鬧,如今熱熱鬧鬧,村里單是舞龍隊、舞獅隊、洋鼓隊、排舞隊、門球隊等文體團隊就建起了7支。

發展才能解決一切問題

“就算是一塊白地,我不相信它不長莊稼”

多年沒有發展,村民們對實事項目特別渴望。村里沒有集體經濟收入,這對余華是個考驗。

他也知道難,但他很堅決:“就算是一塊白地,我也不相信它不長莊稼。”

    村中心有個戲臺,前面有個垃圾堆,雜草叢生,余華決定由此下手。他排除阻撓,在十天時間里,收回了被村民侵占的空間,將戲臺前的1000多平方米全部硬化,變成一個小廣場。

    干部敢“亮劍”,村民就服氣。村“兩委”齊心干事,感動了村民和鄉賢。余華在第一屆任期的近3年時間里,村里建成了綜合樓、公園、老年活動中心等10多個項目,總投資300多萬元,其中村民和鄉賢捐款達80多萬元。

    “好就是好,差就是差,我就直來直去。你要問我干部好不好,我實話實說,從解放到現在,都沒余華他們事情辦得多。”村民余維龍說。

    吃過“無米之炊”的苦,余華對村集體的“造血”功能分外看重。然而,為了更長遠的發展,他卻做了一個全村人跌眼鏡的舉動。

    第二屆任期時,余華穩妥處理了村內一廠房業主與村民土地產權的糾紛,業主同意將一處地面建筑贈予村集體。村里重新對外招租后,獲得了80萬元/年的凈收入。依靠這塊收入,村“兩委”在村莊建設中大施身手。然而,在去年的消防、環保檢查中,該廠房被鑒定為不合格。

    頂著風險繼續出租,顯然行不通。余華徹夜難眠,沉思過后,他力排眾議,提出了“不以消防安全、環境為代價”的主張。在多方說服解釋后,村里召開村民代表大會,全票通過了廠房拆除決議。去年12月底,建筑面積1.2萬平方米的廠房被整體拆除。

    執著才能突破一切困擾

    “就算是一座大山,我也不相信它無法翻越”

    官塘余村有13個小山頭,1000多村民就聚居在幾個山頭的東南面,民宅建在高低不平的山地上,戶戶有落差。

    地理位置不算優越,但余華謀劃著建設美麗鄉村。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后,余華的心更熱了。

    有人笑他癡人說夢,有人說他異想天開,這些風涼話余華一笑置之。他說:“就算是一座大山,我也不相信它無法翻越!”

    村里矛盾最多的是建房問題,建設美麗鄉村最迫切的是房屋安置事宜,當時有不少村民認為時機尚不成熟。但余華說干就干,他和新一屆村“兩委”干部一道,依照規劃,在村內調劑了22畝土地用于安置房建設,并以成本價優先安置無房戶、缺房戶。

    年初,村里在充分醞釀后交村民代表大會表決,有61名代表參加了無記名投票。出人意料的是,方案全票通過。

    5月初,余華參加一個“鄉村振興”座談會,在了解到鄰村一名村主職干部在重大項目落地過程中知難而退后,他的嗓門頓時就大了:“鄉村振興就應多做民生工程,如果爭取來的好政策、好項目無法在本村落地,何談鄉村振興?越是困難,我們越是不能甩手!”

    余華提議周邊的村莊抱團幫扶,為困難村的重點項目征地工作加油助威,推動重點項目及早落地。到6月底,該困難村涉及的項目用地已丈量完成。

    當上“村官”后,余華基本上沒時間去打理手頭的生意。這7年多來,不少村民替他惋惜,他推推鼻梁上的眼鏡,憨憨地說:“現在我們支部很有號召力,大家都愿意為村里做事吃點虧。我自己虧一點無所謂,我覺得這是自己人生價值的一種體現吧!”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巨华彩票坑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