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 >> 先進典型
汪法庭:白發不悔初心
發布日期:2019-10-10 信息來源:臺州日報 信息作者:朱玲巧

去年,云南一位“80后”白發干部的照片刷爆網絡,而在臨海市涌泉鎮,也有一位被橘鄉群眾所熟知的“80后”白發干部,他就是該鎮黨委委員汪法庭。

半頭灰發半頭黑,曬得黑紅的臉上皺紋顯眼,一身鄉鎮迷彩工作服,讓人很難把他和當地常年勞作的橘農分辨開。

汪法庭畢業于重點高校的法學專業,先與司法打了十多年交道,又扎根基層,把青春和黑發奉獻給了做基層群眾工作。

近日,他被授予浙江省“人民滿意的公務員”榮譽稱號。

“吊車尾”的涌泉黨建躍升為全市示范

“法庭”,這個寄托了父母期盼的名字,讓汪法庭一生與“法”結緣。

2006年,汪法庭考入臨海市司法行政系統,歷任司法干警、副所長、所長。

“腳上沾多少泥,就能給群眾辦多少事。”汪法庭堅信。

他首創的社區矯正義工服務“點單制”,讓“浪子”主動回歸社會;他負責指導的街道警調聯動調解室年均受理量曾占整個臺州市四分之一以上;在方溪水庫攻堅團隊工作的125個日日夜夜中,他300多次深入移民戶家中說服解釋,出色完成了移民動遷“清零”目標……

白發成了汪法庭這十多年來奉獻基層司法行政事業的證明,他先后榮獲司法部“全國模范司法所長”、臺州市“最美公務員”、臨海市“十大杰出青年”等多項榮譽,并榮立個人三等功一次。

2017年,汪法庭從司法行政系統調到橘鄉涌泉。這一年是基層黨組織標準化規范化的重要之年,作為分管組織工作的汪法庭面臨巨大挑戰。

涌泉鎮轄區村級基層黨建工作“不好做”:全鎮一共68個黨支部,黨員2300多人。對于嚴格的“三會一課”制度,農村黨員時有抵觸情緒,村干部大多文化程度不高,工作也不知如何著手。

“基礎抓不牢,地動山搖。涌泉的黨員,一個都不能掉隊。”汪法庭說。

他一到任就走訪了全鎮39個行政村,深入調研各村工作難點。調研分析后,他培訓了年輕在編干部,將他們派到工作片作為黨建指導員,為各村黨支部書記、專職黨務工作者提供一對一輔導。

經過三個月“惡補”,涌泉鎮基層組織黨建考核,從“吊車尾”沖到了臨海市前列,這一成績保持到了現在。

“他用我們能聽懂的語言,讓我學會了基層黨建的整套規范化流程。我一個初中都沒畢業的農村婦女,從沒想過有一天會熟練開展黨建工作。”上保村專職黨務工作者陳保球感慨。

對涌泉的基層黨支部來說,曾經令人無從著手的黨建規范化,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汪法庭推進的一系列組工項目,比如農合聯全產業鏈黨建、“紅色智匯課堂”、鄉村振興講習班、“橘鄉匯才中心”等,在全省都是叫得響的品牌。

在汪法庭的扎實推進下,涌泉的組工工作在臺州100多個鄉鎮(街道)中脫穎而出。

2018年,全省鄉村人才振興工作調研交流會在涌泉鎮召開,該鎮黨建的先進做法被中央組織部和省委組織部先后“點贊”。同時,涌泉鎮還被確定為臺州市第一批黨建示范鄉鎮。

軟弱渙散村在他手里扭成一股繩

開展聯系行政村工作,是鄉鎮領導班子深入群眾的重要環節。

汪法庭到任涌泉后聯系的三個村里,西戎旗村是當地聞名的“軟弱渙散后進村”。該村村“兩委”內部矛盾重重,日常工作難以開展,村內環境、道路長期得不到整治。

為了將村干部的力量扭成一股繩,汪法庭與駐村干部一起,連續多日泡在村里,做每位村干部的思想工作。他用剛正不阿、公正無私的個性,漸漸化解了村“兩委”成員心中的癥結。

“空口無憑,你先把村里的臭水溝治好再說吧。”一開始,村民們以為他只是“走過場”,就扔了個難題。

汪法庭想辦法,積極聯系引進了臨海市的幫扶項目,投入財政資金對全村的硬件設施和環境進行升級改造。

頂著一頭白發、辨識度極高的汪法庭,給西戎旗村村民陳德堂留下了深刻印象。

“汪部長駐到我們村以后,整天往村里跑。一年來,村內道路、綠化煥然一新。今年夏天,村里連蚊子都少了。”陳德堂看到了村子的變化,“他真的是一位踏踏實實做事情的好干部!”

如今,西戎旗村早已摘掉了軟弱渙散村的帽子,“臭水溝”變清了,新的辦公樓也在規劃落實中。

很多村民見到汪法庭,都以為他是一位“70后”“60后”的“老大哥”。但是汪法庭自己并不在意外表的變化:“熟悉我的人,都會發現我內心依舊充滿活力。十余年來,我的身份在變,但是追求公平正義、為人民服務的初心未變。”

如果說滿頭白發是汪法庭十多年基層生涯留給自己的“人生筆記”,那么,他在白水洋、小芝、沿江、汛橋、古城以及涌泉,服務過的一位位群眾,解決過的一件件難題,都是他為基層留下的一幅幅美好畫卷。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巨华彩票坑多少人